B北冥有鱼

要不要试着喜欢我一下。

【巍澜衍生/生非】是我的生煎包(八)完结

-我会在今后的每一天包容你的幼稚


许星程自然没有伤到罗非一分,不仅如此他还被罗浮生带来的人团团围住。

 

“罗浮生,你知道这样对待警局探长的后果吗。”

 

“警局探长?你不说我还忘了。”罗浮生拍了拍罗非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让他放心,随后三两步跳上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抵在许星程眼前,戏谑的笑着“看清楚了吗?”

 

许星程看到纸张上的字后脸色发青,皱着眉头狠盯着罗浮生。

 

“罗浮生你居然伪造文件?”

 

“伪造,这公章这签名你没看见吗。欸,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瞎了。这样吧,我念给你听‘由于许星程探长在任职期间作风不正,辞去其东江总探长一职,并任命罗非为新人总探长。’听的够清楚了吗?”罗浮生笑着凑近许星程,挑衅似的拍着他脸颊。

 

在场的人都发出惊愕的声音,并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对着罗非的枪口都颤抖着垂下,罗非迈出自动散开的人墙,走到舞台前拉了张椅子坐下。

 

“你放屁!”许星程有些气急败坏,挥拳就往罗浮生脸上砸去,只是仅仅在警察学校练过一段时间的许星程哪里是练家子罗浮生的对手。罗浮生眼疾手快扣住落下的拳头,一脚将人踹了出去。许星程捂着肚子勉强用手肘撑起身体,一脸不可置信看着罗浮生。

 

罗浮生走到他跟前蹲下,被气红的双眸盯着眼前受了重创的人,

 

“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呵,难道不是因为他?”许星程的目光转到罗非身上,带着一脸的厌恶,但是罗非甚至连一眼都不想施舍给他,自顾自玩着手中的怀表。“这个靠爬男人的床上位的人在你枕边吹了什么风,把你迷惑成....啊!”话还未说完就被站起来的罗浮生将话踹回肚子里,使不上力撑起来只能仰躺在地上喘着气。

 

“你还不明白吗,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自私自利,唯利是图!我把你当兄弟的时候,你把我当什么?”说着又朝许星程小腿肚上狠踹了几脚,气红了眼连额头上的青筋也冒了出来,这回许星程可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浮生。”罗非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上来,将罗浮生攥紧的拳头裹在掌心,帮他一点点顺开。“他自己种下的恶果,总会尝到,别为了他脏手。”

 

罗浮生合上双眸深吸一口气,反握住罗非的手将他拉入怀中搂紧。罗非感受到身前的人因为气愤体温都高了些许,他抬手覆在罗浮生后背的马甲上轻抚着,指尖揉开紧锁的眉心,直到抱着他的人舒缓了些。

 

“走吧浮生,我们回家,再晚一点,生煎可要卖完了。”

 

罗浮生点头应了声,拉着罗非离开了这杂乱的地方。

 

街上的人们早早的回了家,只剩下街边夜宵铺旁亮着昏暗的灯光,像极了他们袒露心声那晚。两人一路无话,罗非本就是寡言的人,自然在这个时候也想不出什么话题打破这氛围,只得随着罗浮生的脚步向前走着。

 

身旁的人突然停在原地,罗非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扭头瞧过去。罗浮生抬头看着罗非,眼眸里蕴含了几番深情,唇瓣微张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出口却还是咽了回去,依旧一言不发望着罗非。罗非像是没有在意他的异常,转过身贴近了些,将罗浮生翻起的皮衣领子整理回原样,轻拍去他刚才染到肩上的灰尘。

 

“我不会。”罗非突然的话语让罗浮生愣了下,神情有些疑惑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不会背叛,不会猜忌,更不会离开。”罗非圈起手臂将眼前的人搂住,他用自己填满了罗浮生这些年来缺失的安全感“别怕,相信我。”

 

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一眼看穿你想说的话,万分之一的概率却被罗浮生撞上了,他搂着怀里的人,开始相信缘分这回事了。

 

 

 

“欸,二当家,又来帮探长买生煎啊。”

 

罗浮生还是骑着他那拉风的摩托,顶着头盔,接过老板递来的生煎便放在后座的箱子里,生怕多放外面一会儿就凉了。

 

“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可是我自愿的。”罗浮生拉下墨镜朝着老板打了个响舌“走啦。”说完朝警局的方向飞驰过去。

 

罗浮生将生煎抱在怀里,大步流星走进警局,直奔罗非的办公室,警局的人也丝毫没拦着他,看样子是见怪不怪了。走到门口正准备推门而入却被身旁的人拦住了,罗浮生扭过头果然看到了那熟悉的模样。

 

“罗非在里面工作呢,你别进去打扰他。”秦小曼正抱着一叠资料,企图用这些挡住罗浮生的去路。

 

“这位秦小姐,我要给探长送生煎呢,让他补充一下体力。”说着举起手中的纸袋晃了晃。

 

秦小曼扑哧笑出声来,她轻咳一下恢复了神态,凑近罗浮生小声说到“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罗非不喜欢吃生煎!”说完便抱着资料离开。

 

罗浮生若有所思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罗非正坐在办公桌前审查着文件。

 

“放在桌上,我一会儿吃。”

 

罗浮生走到桌前将生煎放下,绕到罗非身旁弯下腰凑近了些。

 

“我刚才怎么听说,罗探长不喜欢吃生煎啊。”罗非明显愣了下,捏着文件的手指也顿了顿,罗浮生察觉到他的变化,在心里暗笑“不喜欢之前还陪着我吃,原来探长这么早就喜欢上我了。”这次是桌上的笔被罗非一抖甩掉在地上,依然神情自若的弯腰捡起来,只是在弯下腰时,罗浮生看见他耳后根泛了红。

 

罗非被人看穿之后的小动作在罗浮生看来尤其的——可爱,虽然这个形容词有些不妥,但是应该没有比这个更贴切的了。

 

罗浮生很知趣的闭了嘴,因为他知道,如果罗非回忆到最开始,以他的能力不难推理出——其实那天罗浮生意不在生煎,而是罗非。

 

他当然不会告诉罗非,就看他的探长什么时候会醒悟过来了。


终于更了

抱歉之前实在是太懒了

许星程结局我还是想不到最合适的所以就交给你们脑补了

最后,谢谢你们看我的文


我就这一点肉渣都会被屏蔽吗!




垃圾!!!


评论戳蓝。

【心沉/柯骁】情不知所起 (ABO)




心沉小片段



何开心拽着手里的围巾看着眼前的男人,雪花落在他微颤的睫毛上,脸颊上泛起些红晕。他走近人鼓起勇气将围巾套在人裸露的脖子上,深吸一口寒气。




“韩沉…我…我喜欢你。”




韩沉没有露出何开心以为的吃惊或厌恶,他抬眸看着何开心眨了眨眼,可能因为围巾的保暖脸上有了些血色,少见的勾起唇角咧开嘴笑了起来。身体略向前倾将人拉入怀中。




“正好,我也是。”





新坑的名字,上课码了极短的小片段。

不会写肉,应该是清水abo了。

生煎包会这个月写完,这两周有考试和论文诶。

最近心情不太好需要一点小甜饼安慰自己。

我有一、、忧伤

我感觉探长也ooc了,


我看着自己的文哭出了声。


希望他也像罗浮生一样有内心性格吧。

【巍澜衍生/生非】是我的生煎包(七)

今天就要殴打许星程


-当我有了顾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是我的家。


罗非坐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店里,咖啡的香气让他觉得很惬意,摘下的帽子放在桌旁的椅子上,喝着白色瓷杯里的咖啡不时望着窗外,像是在等什么人。过了不一会儿,裹着黑色大衣的人走了进来,在罗非身后那张桌子坐下,漫不经心将一包印着牛记生煎的牛皮纸袋落两人中间的空地上。罗非左右瞥了瞥,趁着没人注意捡了起来。

 

里面放着几张照片,都是许星程栽赃罗浮生那天被人在码头拍下的。罗非轻咳一声将照片塞回袋子里,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

 

“东西还在吗?”

 

“被许星程藏在郊外的一个小仓库里,估计对他还有点用。”

 

“行,回去小心。”

 

“放心探长,我先走了。”

 

那人不动声色离开了咖啡厅,罗非还是坐在原位像平常一样喝着咖啡,暖阳很合时宜的从窗外照了进来,罗非顿了顿,望向窗外。

 

“正好顺路给罗浮生买生煎了。”

 

 

 

“我回来了,我买了...嗯?罗浮生你在做什么?”

 

罗非推开门就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厨房里冒出浓烟,罗浮生拿着锅铲从里面冲了出来,脸上被烟熏得满是灰,靠在门沿上咳嗽。罗非走过去给人顺了顺背,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塞进人手里。

 

“你在跟锅打架?”

 

“我没有...咳,谁知道做饭居然比打架还难。”罗浮生一脸丧气坐在沙发上拿着手帕胡乱抹着脸。

 

“你还是别进厨房了。”罗非打开了家里的窗户让烟散去,拿出买好的生煎扔在罗浮生怀里。

 

“我这不是没事做,就想给你做一顿饭吗。”哭丧着脸的罗浮生看清了怀里的东西又挂起了笑容“牛记生煎!就知道还是探长心疼我。”罗浮生擦干净手,迫不及待拿出生煎塞进嘴里。

 

罗非整理好厨房,端出两杯清茶放在桌上,泛白的指节扣着杯柄,看着罗浮生的目光有些闪烁。

 

“那天,你运到码头的,原本是什么。”似乎挣扎了许久,罗非还是开了口。

 

罗浮生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拿着生煎的手顿了下,低下头有些无奈地笑了声。

 

“之前本杰明告诉我你总会偏头痛,我就向医生拿了药方,运来了一箱进口药。”看着罗非皱起眉头有些懊恼,罗浮生急忙握住了他的手,扯出笑脸捏捏人手指。“没事,都过去了。”

 

“罗浮生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他们本来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罗浮生看着罗非笑了下,转身不顾罗非的阻拦躺在人大腿上,脑袋冲着他小腹伸手搂着腰,闭上眼舒适得叹了口气。

 

“阿非,在你之前,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义父对我很好,所以我拼命给洪家打下地盘,我对澜澜好,可是我依然觉得自己像个外人。直到遇见你,罗非,你说要带我回家的那一天,我才感觉,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罗浮生开始有了顾虑,我也是每天要回家的人。”罗浮生手臂收紧了将脸完全贴在人小腹上“更何况,就算没有你,他们也一样会对洪帮和我下手。”

 

“你说,我怎么会后悔。”

 

罗非在空中犹豫的手终是落在罗浮生发顶,温柔抚弄。他为罗浮生破了自己的原则也不是第一次了,再多几次又有什么关系。

 

“浮生,这事过不去,我跟他没完。”

 

 

 

又是一场充满着香烟美酒的盛宴,不过端着酒杯站在人群中的罗非对这次的宴会却有些期待,他有些等不及要看到即将开场的好戏了。

 

音乐戛然而止,灯光汇集在舞台上,周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舞台中间的光点。许星程穿着一身警服站在上面,脸上带着官方的微笑用着虚假的语气打着招呼,在罗非眼里就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不自觉啧了一声,并且想直接上台撕掉那身完全不符合他的警服。

 

“今天这个聚会除了感谢大家在我任职东江探长时对我的支持,也是我跟澜澜的订婚仪式,从今天开始,澜澜就是我的未婚妻了,希望大家可以祝福....”

 

“出卖洪家二当家还敢娶洪家大小姐,这样的人怎么配当我们东江警局探长!”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在安静的宴会厅显得特别清晰,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罗非明显看到许星程嘴角的笑容僵了。

 

“是谁在胡言乱语,罗浮生是走私大烟被洪家家法伺候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急了?急了更好。

 

罗非放下手中的酒杯,掏出袖口藏着的银针趁人不备扎爆了桌沿绑着的气球,瞬间会场内的气球紧接着爆开,落下一张张照片,全是许星程在码头将大烟和药品对换的证据,大厅里沸腾了起来。许星程捡起一张落下的照片看了眼,气得脸色发青,对着话筒大吼,

 

“这些都是假的!是有人污蔑我!”

 

“噢?那现在这些药品藏在许探长名下的仓库里,这总不假吧。”罗非的话把人们的目光引到他身上,包括许星程。

 

“罗非?又是你!罗非涉嫌污蔑执法人员,把他抓起来。”

 

一群穿着警卫服的人穿过人群跑到罗非身旁举起枪对着他围成一圈,罗非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戏谑看着许星程。正当有一人的枪口要碰到罗非时,一个身影从旁边跃过以极快的速度将那人踢倒在地,他稳了稳脚步将罗非护在身后,脸上挂着他准备火拼时标志性的笑容。

 

“许星程,你敢这样动我的人,当我罗浮生死了?”


抱歉我拖延症很严重总是想去玩,

这篇写了两三天了才写完,

下一章就结束了,

虽然不知道下一章要到什么时候欸,

 不过下一章也是暴打xxc狗头!


开下一篇的话 可能是心沉豆东或者柯骁,

不知道你们会喜欢哪一对。

下一篇我会好好规划有完整的剧情的,

谢谢你们喜欢啊!



【巍澜衍生/生非】是我的生煎包(六)

探长引狼入室了,一点点肉渣。


鸽了两天了欸,

中间两人的画面在我脑海里闪过很多次,

我一直在想哪个最适合他们,

写着写着想到画面被自己虐到。

昨天被屏蔽了欸,看看这个行不行。



好气哦

乐乎也太敏感了,


六被屏蔽了,


明天放外链吧。


🙄🙄🙄

【巍澜衍生/生非】是我的生煎包(五)

点我看罗二当家在线惹探长生气


-我愿意为你,千千万万遍。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打架伤口又撕裂的罗浮生被罗非扶回病房重新包扎,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吃着罗非切给他的水果,

 

“二当家当我是普通人?”罗非抬头瞥了眼人,又继续手上的动作“我在东江什么处境我很清楚,虽然比不上罗二当家遍地有人,眼线还是有几个的。”

 

“那罗探长是把仅有的眼线放在我这儿了?”

 

“别误会,不过是还人情。”

 

“我罗浮生的人情可不是这么好还的,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罗非将手中的果盘递给人,擦了擦手。“说吧,什么条件。”

 

“这第一,你得陪我吃一个月的早餐;这第二和第三嘛...”罗浮生顿了一下,举起的手没了动作似乎在思考“我还没想好,就先第一个吧。”

 

本以为是什么困难的事,听了说出了口话语后罗非心里暗暗的给人印上了“幼稚”章。

 

“好。”

 

 

之后的一个月,罗非探长依然每天早起读报,只是地点换成了医院,早餐也陪着罗浮生吃起了生煎包。刚开始的时候罗浮生还吐槽着罗非那种用刀叉的斯文吃法,对于罗浮生来说简直是麻烦。

 

“欸探长,谁吃生煎包像你那样啊,应该用手...这样...”抓住一个生煎包一口塞嘴里“唔...这样,才对嘛。”

 

罗非没抬头继续吃着手边的生煎“烫,会弄脏。”

 

罗浮生笑了起来眼角显出淡纹“讲究啊罗探长。”

 

虽然嘴上嘲笑着罗非讲究,但是第二天罗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面前放的是已经切好的生煎,

“二当家不必这样客气,我自己可以。”

 

“既然是你陪我吃,我当然要给你准备好了。”

 

罗非的心情有些奇怪了,但是他自己说不太出来,他拿起叉了一小块生煎送进嘴里,罗浮生见他不说话,心里美滋滋当作他默许了。

 

跟罗浮生相处了一个月,自然也就知道了他的习性。平常像个不成熟的大小孩,爱闹爱喝酒,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就跑去干架。那天罗非来得有些早,一开门就看见罗浮生搭载床上的外套沾满血渍,身上又添了一身新伤,一旁的医生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着。

 

“快点,一会儿要是罗非来了还没弄完,下次我就让你给自己包扎。”

 

平时罗浮生怎么闹他都不会恼怒的罗非现在觉得自己有些生气。

 

直到医生给罗浮生包扎完,罗非才弄出声响走上前。罗浮生见了罗非急忙将外套藏进被子里,穿上病服,扭过头唇色苍白的看着罗非笑了,罗非瞥了他一眼上前跟医生道了谢送出了门口。转过身看到罗浮生已经把生煎切好往前推了推,看着他的眼神像犯了错的小孩祈求大人原谅。

 

生气的罗非可没那么容易心软,他一改平时坐在罗浮生旁边的习惯,在离罗浮生最远的位置坐下,翻开报纸完全不说一句话。说实话罗非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不敢去想太深层的事情,所以罗非把自己的情绪归结为,如果罗浮生不出院他就没法还他人情。

 

从没见过罗非这样的罗浮生也有些手足无措,他屁颠屁颠跑去挨着罗非,凑上去看看他的报纸,扯扯他的外套,还不时咳嗽两声,说着痛,看起来可怜极了。

 

罗非还是心软了,他收起报纸盯着罗浮生,也不讲话。

 

“我下次不会了,今天是他们埋伏我。”罗浮生见人终于理自己了,兴奋的像摇尾巴的大金毛。

 

“下次?”

 

“不对,没有下次!我保证出院之前都不会有下次了!”

 

罗非吃着罗浮生切好的生煎点了点头。

 

每天的生煎都像罗非心里那颗种子的养料,一点点浇灌,慢慢发芽。

 

但是罗非才不会告诉罗浮生这件事呢,就像罗浮生不会告诉罗非,在他通宵梳理案情,一来就靠着沙发睡着的那天早上,罗浮生小心翼翼地在他嘴上偷了个香吻。

 

比生煎包还好吃,罗浮生想。

 

罗浮生出院的那天,罗非问他“还有两件事呢。”

 

“第二件,保护好你自己;至于第三件嘛,我还是没想到。”

 

罗非有些疑惑正准备开口又被罗浮生打断了,

 

“如果你不行的话,第二次的子弹我还会帮你挡,走啦,再见罗探长。”

 

要说出口的话又噎在喉咙,看着人走远的背影罗非的心跳又有些加速。

 

 

罗非以为罗浮生出院后就应该见不到几次免了,但想不到的是,每天下午罗浮生都会准点来给罗非送吃的,有时是糕点,有时是水果,更多的时候是生煎包。罗非不知道罗浮生为什么会认为他喜欢吃,想了许久,大概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闹得乌龙。

 

真是个蠢小子。

 

时间过的很快,罗非来东江快要一年了,破了几件奇案在东江名声大震,对他不满的人也因为忌惮罗浮生而不敢出手。这一年来跟罗浮生一来二去的交往,罗非心里那颗苗早已生根发芽,他不会说,也不想说。

 

他不想让罗浮生成为自己的弱点,同时也不能让自己成为罗浮生的顾虑。

 

八月十五这一天,罗非拿出了罗浮生托人送来的月饼,坐在桌前,想着要跟他一起看今晚的圆月。只是半晌过去,罗非没等来罗浮生,却是本杰明敲开了门。

 

罗非看见本杰明的那一刻,心就悬了起来。

 

“罗非,我们最好今晚就走。”

 

“发生了什么。”

 

本杰明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来,

 

“东江要变天了。”


剧情好像走的很快,

其实本来就想要写小短篇,

只是一天太懒了写不了多少字,

这篇大概是练笔吧,

明后天就会完结,

 最后,谢谢你们能喜欢我青涩的文笔。



【朱白/rps预警】朱先生和白先生(一发完)


-迟到的中秋小甜饼


晨光透过窗户落在地上,照亮了床上缠绵的人。习惯早起的朱先生一睁开眼便看见身旁还在睡梦中白先生,白先生毫无防备的样子太过诱人,特别是那有些红zhong的嘴唇,无时不在撩动着他的心。朱先生忍不住凑上前含住人唇瓣,像吃果冻一样shun吸着。


白先生迷糊着发出撒娇似的轻哼,放在胸口的手像小猫爪一般一下下挠着朱先生的胸口,因为有些缺氧让脸颊泛起绯红,抬起手伸了个懒腰抬眸看了看朱先生,又张开手将人抱住脑袋埋进人颈间。


“唔…早上好啊哥哥。”

“醒了?想吃什么早餐。”

“想吃哥哥。”

“闹?”朱先生将手指探入人臀缝在xue口打转,两人身上的痕迹体现出昨晚的ji烈,微凉的手指触碰到红肿的后xue让白先生轻颤了下。


“哥哥…不闹了…吃面吧。”

“好。”



朱先生将白先生打理好,掀开人额前的刘海凑近吻上,虽然这锅盖头被粉丝吐槽像傻儿子,但是朱先生还是觉得可爱的要命。


“今晚在妈妈那过夜吗?”


“哥哥也是吗?”


“应该吧,去和老爸吃顿火锅。”


“噗,就知道火锅。”


白先生张开手抱住眼前的人将身子压在人身上。


“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想哥哥了。”


朱先生揉了人的小锅盖,叹了口气,


这样爱撒娇的人就该把他藏在家里。




屋外的大人孩子还在喧闹,吃饱喝足的白先生趴在自己的床上,像吃饱了就要晒太阳的猫咪,挠了挠自己的小锅盖。打开手机才发现朱先生已经发了微博,点开一看,果然还是火锅,他也想和朱先生一起吃火锅啊。


白先生从相册里挑选了一张满意的照片发微博来安慰苦苦等待着他的侄女们。正认真的看着底下的评论,还没来得及翻牌,朱先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白,在做什么?”


“在刷微博,火锅好吃吗哥哥。”


“没你好吃。对了,我给你买了个礼物,地址是你家的,现在估计要到了。”


“回家给我不就行了,干嘛还寄过来啊。”


“我等不及要给你了。老爸叫我了,我先过去了。”


刚挂了电话的白先生又看见一个电话打来,


“你好白先生,您的的快递到了,不过有些大,可以麻烦你下来签收吗?”


“好的你等我一下。”


白先生披上外套跟家人打了个招呼跑下了楼,看见快递员前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礼物盒,白先生有些迷糊地签了这份礼物,直到快递员走了以后才有些苦恼要怎么把这个搬回家。


“咚咚。”嗯?盒子里有声音?


白先生将礼盒的丝带解开,还没来得及动手盖子就自己从里面打开了。朱先生站在箱子里,满眼的笑意看着白先生,北京晚上的风很冷,朱先生鼻尖和耳朵被冻得有些红了,白先生眼前有些模糊,愣在了原地。


朱先生见白先生没反应,踏出了盒子将人抱了个满怀,温暖的怀抱驱散了两人身上的寒意。


“不是说明天才来吗。”


“后悔了,实在太想你,忍不住想要见你。”


“哥哥是个傻瓜吧。”


“在你面前确实是了。”


白先生握住朱先生的手跟他十指相扣,


“走吧。”


“去哪?”


“我妈说要见把她养了二十多年小白菜拱了的人。”


最后,白先生的母亲以家里房间不够的借口,把两人赶回了他们自己家去。


朱先生从身后抱住在落地窗前赏月的白先生,亲了口他的脸颊,


“哥哥,中秋快乐。”


“小白,我爱你。”




所以你们知道小白为什么不翻牌了吗,


因为他在跟他的哥哥恩爱没有空!




【巍澜衍生/生非】是我的生煎包(四)

今天中秋的我来晚了


-你既出现了,就不许消失。


罗浮生的病房门口还有人守着,这样过去大多是要被拦下来的。罗非左右望了望,趁着四处没人侧身挤进一旁的值班室。伪装对于罗非来说是常事,所以当他戴上口罩穿着白大褂走近病房时也没人怀疑。

 

病床上的人双眸紧闭,脸色有些苍白,全然没有了在自己面前时的霸道。

 

“罗浮生,你要不醒过来,这人情我就不还了。”

 

罗非叹了口气,给人调了点滴,扭头瞥见桌上的水果和鲜花,才发觉自己是空手而来,想了想还是起身走出医院给人买些东西。

 

等到罗非再回到医院的时候,罗浮生病房前已经没那么多人了,这是醒了?罗非依然不费吹灰之力进了病房,他看着门口的人摇了摇头,万一今天进来的不是自己,他们也放进来吗?这个问题看来要跟罗浮生说说。

 

“罗非?”

 

“怎么知道是我。”转过头看见罗浮生已经起了身正看着自己,罗非摘下口罩将藏在怀里的生煎包拿出来放在桌上。

 

“你的眼睛就是罗非。”抬头正好撞见罗浮生的目光,看着人略带笑意的眼角罗非有些恍惚,轻拍了一下那人伸过来准备拿生煎的手。

 

“还很烫,一会儿你又一口塞。”

 

“怎么,你关心我啊,那你帮我吹吹。”明明身上受了重伤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斗嘴,这大概只有罗浮生了吧。

 

“早该让本杰明别给你打麻药,让你疼死好了。”罗非嘴上这样说着,还是用筷子夹起一只生煎吹了吹送到人嘴边。

 

“好歹我也是为了救你受伤的,你就不能盼我点好。”罗浮生满足的吃下送到嘴边的生煎,鼓着腮帮子直勾勾盯着罗非。

 

“愚蠢。”罗非放下手中的纸袋叹了口气。“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我...”罗浮生收回在罗非身上视线,目光有些飘忽,口中的话半天也没说出来。

 

“不管为什么,这个人情是我欠你的。”听到病房外越发靠近的脚步声,罗非迅速将口罩戴上,把剩下的生煎也藏进白褂里。“以后需要我帮忙的,我会尽力。”

 

房门被突然打开,罗非起身与进来的人擦身而过。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和那人对上视线的时候,那人眼里显出了一丝震惊,有很快消散,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夜没睡的罗非有些迷糊,没有精力再去想这些事情,回到家中匆匆将身上医院的气息洗去,掀开被子放松着躺下,沾上枕头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到罗非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样日夜颠倒的生活对总是熬夜研究案情的罗非习以为常,但是这样的不规律也让他经常犯起偏头痛。他艰难的爬起来找到抽屉里的药瓶到出几粒,顺着水吞了下去。头疼渐渐缓解,罗非起身走到主厅打开灯,桌上还放着今早给罗浮生买的生煎包。罗非拿起纸袋走进厨房准备丢掉,举到垃圾篓上方又停住了手,愣了几秒还是决定转身,将生煎包倒进碟子里加热了下。

 

罗非觉得自己应该是用刀叉吃生煎包的第一人,但是这样总归会整洁一些,自从出国念书后,罗非就再没见过生煎。他用刀叉将皮和馅分开,慢条斯理叉起放进嘴里,肉汁不小心滴在嘴角让人皱了眉,还是勉强咽下。这确实像是那人会喜欢的东西,又想起那人吃东西的样子,破天荒的露出笑容。

 

不一会儿便将小半碟生煎下了肚,抬手看了下时间,是时候该去一趟警局了。加快速度收拾了餐具回到房内换好衣服走出门,乘上了楼下的车。

 

 

 罗非走了之后罗浮生被来看他的人们嘘寒问暖了半天,连天的哈欠打了好几个他们才终于离开,罗浮生一躺下又昏睡过去,迷糊中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他翻了个身眯起眼看见那人穿着白大褂。

 

“嗯...罗非?又给我带生煎了吗。”

 

那人没有作声,只是步伐加快靠近。罗浮生被一道反光闪了眼,迅速睁开眼眼疾手快握住那人拿着匕首的手腕,刀尖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他抬腿踢向人后颈,顺势弹起反手钳住人手臂将人摁倒在地。

 

“呵,我只是中枪了,不是瘫了,就这身手也敢来?”

 

被制倒在地上的人面目狰狞起来,朝着门口大喊一声,门被突然撞开,外面站着黑压压一片人,手里打着砍刀准备冲进来。要是平时罗浮生肯定是一条血路杀出去,只是现在无论是体力还是战斗力都是降了大半。他将地上的人捞起迅速扔进人群,跑到窗户前翻身跃下。二楼对于罗浮生来说并不高,他站稳了脚趁着后面的人还没追来便有光亮的地方跑去。

 

只是罗浮生没想到,想杀他的并不是一队人。

 

前面赶来的人把他堵在了一条小胡同,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堵上了他的退路,罗浮生看着两拨人冷笑一声,活动了筋骨从墙角拿出一根铁棍。

 

“来啊!”

 

“砰”

罗浮生的声音和枪声同时落地,片刻后另一具声音响起,

 

“罗浮生,人情我还给你了。”



有些地方可能没什么逻辑,

就是小爽文,

我的拖延症还真严重欸。